据测算
2020-07-07 22:5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出租车司机收入比照同类职业人员的收入水平

根据城市客运出租车的运营成本,比照同类职业人员的收入水平(如公交车司机),参考其他同类型城市从业人员的情况,并综合考虑节假日加班,超8个小时以后的工作时间等综合因素,匡算出长沙市普通的士司机的收入标准。

2013年下半年,长沙市政府曾公共听证,先后两次各增加500辆和1000辆。但民建湖南省委在调研中却发现:“因管理费过高,应者寥寥,目前,正式投入营运的出租车总数依然不到7000辆。”

同时,他们还建议稳定的士队伍。

长沙市目前正式投入营运的出租车总数不到7000辆,而偷偷运营的“黑车”同样也有7000辆左右。

更有甚者,不法分子利用“黑车”的管理盲区从事刑事犯罪,劫钱劫色,给社会带来的危害远比人们想像的要大得多。

截至2013年上半年,长沙市共拥有出租车辆总数为6280台,十年没有增加。

目前,在市面上跑的“黑车”主要包括假“的士”和“黑脑壳”。假“的士”即高仿的士、克隆的士、过期的士;“黑脑壳”也就是广大市民所熟知的非法营运车辆,除了自购小轿车或者单位车辆从事非法营运之外,还包括以“下线的士”为主,白天使用民用车牌,晚上换成假的士牌照进行非法营运的车辆以及少数残疾人汽车。

还由于“黑车”没有备案,经常暴力抗法。民建湖南省委举例,2013年5月13日晚6时30分,一名交警被“黑车”顶在引擎盖上狂奔2.6公里。目前,类似李某这样的暴力抗法行为非常普遍,给执法人员带来巨大的伤害。

“黑车”每年抢走数十亿元市场份额

此外,“黑车”还存在巨大安全隐患。多数“黑车”是报废后的的士、旧车修理后运营,有的“黑车”车主甚至私自将燃油车改为燃气车,民建湖南省委委员们很是担忧:“这无异于带着个炸弹满街跑!”

建议适当扩大出租车规模,增加的士数量。根据现有“黑车”实际存量的调查数据,按1:1标准计算,至少需在现有正规的士数量的基础上扩大一倍以上,并保持每年一定比例的增长,以尽量与城市客运出租车需求量保持一致。

民建湖南省委认为,这样既可增加城市运力,也可减少车辆出行,还可增加税收,一举数得。

民建湖南省委认为,黑车之所以存在,有城市扩容、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带来出租车需求量大幅度增加的原因,但也因为正规的士管理方法滞后、对“黑车”打击存在困难、违法成本过低。

人们出行成波谷波峰之势,光靠的士解决城市出租车问题,不科学,对有意参与营运的社会车辆,有关部门可以积极探索,让他们有序进入。

“黑车”多为报废车出事故后难追究

正规出租车辆总数十年没有增加

同时,组织成立专门的便衣执法机构,对非法营运车辆进行查处。交警、交通建立互通信息平台,交警部门查处的“黑车”,在作出职能范围内的处理结论后,应移送交通执法部门进行违法运营的处罚;交通部门查处的“黑车”,也应移送交警部门进行交通违法行为的惩处。

他们还提出,鼓励同方向人员拼车同行。通过制订相应的技术控制手段,鼓励拼车,尽量减少一人一车。

偷偷运营的“黑车”不仅每年吞食掉高达数十亿元的市场份额,还给城市和乘客带来诸多安全隐患……在政协湖南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,民建湖南省委的政协委员们集体向大会提交《疏堵结合根治“黑车”,提高城市客运出租业综合运力的建议》,希望杜绝城市“黑车”横行、久治无效现象。

不可否认,“黑车”在一定程度上给城市出行带来了便利,但更多的则是扰乱了市场,存在诸多安全隐患。据测算,一年下来被“黑车”吞食的市场份额达到数十亿元,严重挤压了正规的士利润空间。同时,“黑脑壳”起价为10元,直接损害乘客利益,而且没有票,造成税收流失。

民建湖南省委举例:曾有一名从正规的士转入地下“黑车”的湖北襄阳籍“黑车”司机称,之所以不去武汉而来长沙跑“黑车”,是因为武汉抓一次要罚20000元,罚不起,长沙最多罚3000元,几天就跑回来了。他们建议,加大处罚力度,让黑车“罚不起”。

建议给“黑车”扶正

还建议对出租车司机增加一个堵点载客率的考核指标,以每月完成一定量的堵点载客率来平衡其管理费的浮动幅度。

然而,这些年城市不断增容,又加上人民生活水平提高,目前的出租车量远远满足不了出行的需要。“于是,‘黑车’就有了它生存的土壤了,悄悄并大规模地出现。”经过暗访调研,民建湖南省委统计:“目前在长沙市跑的‘黑车’数量与正规运营出租车数量持平。”

建议尽快探索“黑车”转正机制,为缓解运力紧张局面提供支持。

再在此基础上,采用倒推法计算其承包费和管理费(俗称份子钱),从根本上杜绝正规的士司机“转黑”的现象。

建议在现有正规的士数量基础上增加一倍的士

建议加重“黑车”处罚

况且,“黑车”都没有到相关部门备案,一旦发生事故,受害乘客根本就找不到事故车辆和当事人进行索赔。“那时候,就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难言了。”